三三

皮这一下……被凶

很多年前的一个梦……
我被几个人按在床上,我应该是个男人吧,不然为什么几个人才能按住我。一个女人站在我能看到的地方,猖狂霸道,不可一世。她像游戏里面的李冶一般漂亮,可眉眼间多了些刁蛮跋扈。她勾一盅甜酒,笑看我,“你怕什么?”一瞬间,就这样被摄了心魄。
她遣退了别人,扑向我。光天化日,结束了我的初夜。
后来,我断断续续见她,在床上。
我,算什么呢?
那一天,我听见了他的声音。是女人的男人。许是我的存在过于明显了吧,他们在吵。“我给你钱,让你住在这儿,还让你有钱养小白脸!”呀,他叫我“小白脸”,可见,我应该是个男人吧。
后来,好久不见。
或者,我见过她吗?在哪里?在床上。其他地方呢?没见过了。自那以后,我甚至没有再在床上见过她。
女人有一个小男孩,上小学的年纪。
女人突然出现,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我,又突然消失。
那一晚,男孩凌晨一点才回来。我摸摸他的头,教他追女孩子,让他上楼睡觉。
我蹑手蹑脚上楼梯,木制的梯楼吱嘎吱嘎作响。我要去看她,我要再看她一眼。
我尽力不发出声响,可是吱嘎吱嘎的声音那样大,大得让我想起以前的日子,女人的男人也是这样吱嘎吱嘎得来,我和女人在里面手忙脚乱地穿衣,她淫荡而无畏地叫着笑着,“你怕什么?”
我把手贴近卧室门,犹犹豫豫没有推开。
旁边另一间卧室的门开了,小男孩跑过来抱住我。我惊讶,“你怎么知道我来?”
“你声音这样大,如果妈妈在,妈妈也会听见的。”
我突然一把推开那间卧室门——空荡荡的。没有女人,或者,从来没有过。
可能是为了安慰我,男孩把我抱得更紧。
“爸爸。”他喃着。